致所有与理想死磕的人      文/潘采夫      上初一的时候,有个同学跟我玩得最好,我们每天一块疯。一天我去他家,看到卧室墙上贴着张纸,写着我们班成绩排名,我第三,他第十几,一个箭头从他名字出发,画了条弧线然后对准了我,我当时太过幼小,对此没有任何反应。一个学期后某天,班主任宣布我这个同学考了全年级

没有人能施舍给你一个未来      文/薛峰      那时我家还在乡下的小镇上,十字街口有一处糖果店,是赵爷爷开的。记得第一次跑进糖果店,大概是4岁左右,我清楚地记得那间屋子里摆放了许多1分钱就能买得到的糖果,我甚至能闻到空气中甜甜的气味。赵爷爷每听到前门的小风铃发出轻微的叮当声,必定悄悄地出来,走到糖果

如果梦想记得回来的路      文/杨清媛      我一直都记得。      那时我们都说要去很远的地方。      而我们在那段被称之为时过境迁的时光里,又留下些什么来丈量年轻的宽度呢?      是梦想。      总有一天,它要以翠绿的形式回归地面。      当时,还未明白苍白的现实究竟以怎样的姿态掌控着

看看吧,你就是这样变老的      文/(美)奥里森马登      几年前,伦敦国际顶级权威医学杂志《柳叶刀》报道过一个经典案例。此案例极好地说明了精神力量对于保持身体年轻具有的巨大影响力。      有位女士因为被爱人抛弃,精神受到刺激而出现问题,她丧失了对时间的感知能力。这是个什么病呢?就是指病人对时间

时间带给我们的东西,在每个人自己才知道的地方      文/荞麦      2003年我们大学毕业,正逢SARS,所有程序都显得随便而且匆忙,答辩也只是抽了几个倒霉蛋,我没有被抽上。当时我恰逢青春期,廉价得万念俱灰,在北京待了两个月,就一声不吭逃回了南京,什么都不想做了。      《新华日报》当时招人,我也去面试

你以为还早吗?      6点起床,你觉得很早么?想想看,一天24小时已经过去四分之一,水房里哗啦啦的水声你以为闹鬼啊!      7点到教室,你觉得很早么?T教室6点40有人开始巴拉巴拉读书背单词了,喷泉广场天亮就有人巴拉巴拉练口语练听力了,你还巴拉巴拉念叨气得太早你去死吧!      8点开始上课,你觉得很早么

年轻时应该去远方      文/肖复兴      寒假的时候,儿子从美国发来一封E-mail,告诉我利用这个假期,他要开车从他所在的北方出发到南方去,并画出了一共要穿越11个州的路线图。刚刚出发的第三天,他在德克萨斯州的首府奥斯汀打来电话,兴奋地对我说这里有写过《最后一片叶子》的作家欧?亨利博物馆,而在昨天经过孟

你不拼命,优质男怎么会娶你      文/和煦      我有个朋友要结婚了,很要好的朋友。她是很优秀的那种女生,英文比美国人还要好,写文章从来都是手到擒来。记得以前她会把自己写的论文发给我看,看她的文章就好比读张爱玲的文字,行云流水,好像刚品尝了美味佳肴,末了还咂咂嘴回味不已。 其实在今天得知她的婚讯前

牛x的事情都是在你一个人的时候做出来的      文/小昭奸妃范儿      一、当浮躁成为常态      早上8点起床睁眼,拿起手机或ipad看看微博,查收和回复评论转发;      到公司,打开电脑,qq,msn,邮箱,豆瓣,时光网,看下最新消息和回复;      晃悠到中午思考下吃什么这一宇宙级议题;      下午

努力的享受青春,然后勇敢的安于平淡      文/陈亚豪      坐在动车上,这算是我第一次一个人旅行,没有想象中那么兴奋,我坐在靠窗的位置,原本打算看书的,但觉得还是欣赏下路上的风景比较好,中途的时候上来一位大叔,西装革履,皮鞋锃亮,梳着个精神抖擞的小背头,带着个和瓦片一样厚的镜片,看起来十分严谨,他

别向这个操蛋的世界投降      文/唐山      想来毕业已三月有余,同学大都结伴而南飞,唯我一人孤雁北征,这最初的三个月,无论苦乐悲喜都挨了过来。可是在这真正回家的时刻我顿时悲从中来,千言万语吐不尽其中的苦涩。      不敢说自己是大学毕业,因为大学生都被某些人整得名不符实,却也不敢妄自菲薄,毕竟相

写给所有不妥协于世俗生活的女孩      文/Manon      最近写了我的旅行笔记,然后有很多热心的人在关注,很多女孩发来邮件,有鼓励我继续走下去的,有给孩子们寄了衣服的,有问一些问题的,真的很感动。      一直以来,觉得自己是个孤独的人,之所以积攒了两年一直并不是很想写出来给人看,但是有一次一个朋友

网络教育吧推荐

网络教育参考论文

网络教育参考资料